大厂文化馆
小品剧本-雷雨傍晚
来源: | 作者:probf1b5b | 发布时间: 2016-05-30 | 21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《一个人的烛光晚餐》

 

人物:所长玉涛、妻子、职工小李、旁白:岳父

时间:某夏季阴雨的傍晚。

场景:站长家。客厅沙发、茶几、固定电话、餐桌。

 

雷声开场

妻子(端蜡烛上场,边走边唱):你是我的小苹果,怎么爱你都不嫌多……(端详饭菜)烛光晚餐……二人世界!好容易把孩子糊弄到他姥姥家,这都9点了,玉涛怎么还不回来啊。(敲门声)诶,回来了。

小李一身湿漉漉的上台敲门。

妻子:你是我的小苹果么?

小李:啥?小苹果,就我这模样,整个一地瓜!

妻子(急忙打开门):小李?怎么是你,你们所长呢?看让雨淋的,怎么不打伞啊,快进屋。

小李:咋还点蜡烛啊,这一片刚检修的线路,没停电啊。(打开电灯,吹灭蜡烛):我就说嘛,电管站的家属怕费电,嫂子您真抠!

妻子:别废话,你有啥事,快说!

小李:嫂子,我来拿玉涛哥发明的掐线钳子,他早晨上班走的急忘拿了,咋了不欢迎啊?(看见餐桌)呦呵,鸡翅!我正饿得慌呢。(抓起就吃)

妻子(急忙走上前,打小李的手):看你那出息,洗手去,工资不少挣,想吃不会自己买,还用到嫂子这儿解馋!

小李:报告嫂子,咱工资四千八,月月交给妈,妈说攒钱给我买房娶媳妇,咱想吃啥她不给买啥啊!您就让我吃一口吧。

妻子:别跟我耍贫嘴,你就是馋,我问你,你玉涛哥呢?没告诉你们今天是什么日子么,怎么还不回来?

小李(咽下鸡翅,捶胸):水、水……(接过水杯一饮而尽)诶呦,噎死我了。

妻子:你倒是快说啊!

小李:今天啊,可是个重要的日子!

妻子(暗喜):什么日子?

小李:今天我们廊坊总公司召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大会,我玉涛哥代表县公司发言,咱哥几个老有干劲了!

妻子(皱眉):还有呢?

小李:还有啊,今天咱县公司安全生产过万天,玉涛哥的大照片摆在光荣榜正中,四周都是花啊!

妻子(微怒):少贫嘴,还有呢?

小李(挠头):还有?对了!今天我们站又完成了一个村的线路低压改造。他们村的书记、村主任、妇联主任给我们送锦旗来了,可热情了,那妇联主任贼漂亮,拉着玉涛哥就不撒手,那表情老崇拜了!咱哥几个老羡慕了!

妻子(大怒):拿着你们的破钳子,走!

小李:等会,鸡翅,我再吃一个!

妻子(捶打小李):快走!快走!告诉王玉涛别回来了!

小李(边吃鸡翅边下场):别打了,我走!今儿晚上党员服务队集中学习,玉涛哥回来还得晚一点,你就别等他了,自己吃吧。

妻子(愤怒的关上门,坐在沙发上生闷气):我算是明白了,怪就怪我的亲爹!您在供电所工作一辈子了,自己早出晚归的跟我妈吵架,却把亲闺女嫁给您那宝贝徒弟王玉涛。也怪我妈,您能跟我爸凑合过日子,当初就不应该同意我俩谈恋爱!

玉涛上场。(悄悄开门,放下雨伞,拍拍妻子)

玉涛:宝贝?

妻子(坐起身,冷着脸):呦,王大站长,这小雨绵绵的,跟那个贼漂亮的妇联主任共进晚餐了吧!

玉涛:瞧你说的,咱俩结婚8年了,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么?人家是给我们单位送锦旗来的,别听小李这小碎嘴子胡扯!

妻子:呦,都结婚都8年了,我还真没记着!哪人家给你送锦旗,你又送我点啥啊?

玉涛(郑重的掏出一个证书):老婆大人,请看!

妻子:河北省能工巧匠,河北省政府、河北省总工会……好么,9个大红公章啊!

玉涛(得意):怎么样,牛吧。

妻子:牛!是真牛!

玉涛:怎么样,气派吧。

妻子:气派,气的我是真想拍你!(掏出一个证书),我也有一个证书,你看看!

玉涛:我说老婆大人,你这证书也太小了,才一个公章啊。

妻子(冷笑):那么请王大所长看看是哪个单位盖的章!

玉涛:民政局?(翻过证书)结婚证!

妻子:我的王大站长,是您那9个公章重要啊还是我这一个公章重要?(玉涛尴尬)你看看结婚证的时间!

玉涛:嗨!今天是咱们结婚8年纪念日,瞧我这脑子!(上前拥抱妻子)老婆,老婆,原谅老公吧,最近单位的事多!我干好工作也是为咱们这个家啊,

妻子(冷笑):那好,你说为了咱们这个家,我问你,这个月的工资呢?拿出来!

玉涛(急忙拿出一叠钱):老婆大人请看,工资、奖金都在这儿,怎么样,够厚吧!

妻子(一把抢过,数钱):就这么多?

玉涛:咋了,还少么?

妻子(冷笑):王玉涛啊王玉涛,你一个供电所的所长是怎么混的,工资比刚上班两年的小李子还低两千块钱?说说,到底咋回事!

玉涛:不是资助贫困学生么,这可是您同意的。

妻子:胡说,每个月的资助款,都是你交了工资后我去邮局汇给学生的,我问你比小李还差两千块钱是怎么回事!

玉涛:得,老婆千万别生气,我说还不成么。

妻子:说吧,我倒看你能说出个啥!别是跟什么贼漂亮的妇联主任一块腐败了吧!

玉涛:看你说的!前几天我和小李子他们几个年轻人,成立了创新工作室,主要是开发职工的发明创造能力,需要工具材料,那可得花不少钱啊。我好歹也是所长,优势党员,不关心青年职工的成长不合适吧?拿公家的钱做实验也不合适吧!所以就……你看,嘿嘿!

妻子:呦呵,还什么创新工作室!好风光啊,怎么就你一个人掏钱,干嘛不让小李子他们出点?

玉涛:你咋能这么说啊!这些小青年刚参加工作,大多数还没结婚,这钱就得我拿,当初咱爸带我学徒的时候就是这么办的。

妻子:贫嘴!别咱爸咱爸的,那是我爸不是你爸,当初因为偷着给你买书买资料,没少跟我妈吵架,真是赔死了。

玉涛:老婆大人,这不把我都赔给你了么,你也该够本了吧,好了好了,儿子都睡觉了吧,老公都俄晕了,咱们也该吃饭了吧!

妻子:你还记得儿子啊!我好不容易把他哄到姥姥家,不就是等你过这个结婚纪念日么,还这么招我不痛快,哼,便宜你了。

两人对坐,点上蜡烛

玉涛(握住妻子的手):亲爱的,对不起!都怨我,这些年辛苦你了。

妻子:打住,整天爬电线杆子,手像钢锉似的,别弄这假浪漫,快吃饭吧,

玉涛:嘿嘿,我吃,我吃。

妻子:哎,还记得你第一次请我吃饭发生什么事了么?

玉涛:记得,记得,那一次啊……

玉涛手机响

玉涛(站起身急忙接电话):……是王总啊……不晚不晚,你说什么,电缆线还没准备好?绝对不行,您那6个冷库已经是超负荷运转,这大夏天的很容易出危险,低压改造是迫在眉睫!我再说一遍,别提钱,我们是义务服务,您尽快准备,再见。

玉涛:不好意思,这个王总这时候捣乱。咱们继续,你刚才说到哪了?

妻子:我说你还记得第一次请我吃饭的时候么?

玉涛:记得,记得。哪天下班晚,我没换工作服就跑到饭店找你,那小服务员以为我来换灯泡,直接把我拉后厨去了。

妻子:诶亚,你那个脸啊囧的,真好玩儿……

玉涛手机响

玉涛(看手机,再看妻子):是东庄村赵书记,可能有急事,不接不行啊(起身接电话)喂,是赵书记啊,是,是,没错。北务村的低压改造刚刚完成,下一个就是你们村,对,对,设计施工图早就出来了!什么?明天,好,就是明天,吃饭就免了,明天我一定到!

妻子(站起身):王玉涛!你有完没完!

玉涛:完,这就完了,嗨,老婆大人千万别生气,这几个人就是夜猫子,有事非得晚上说,别说是你,我都讨厌他们了。

玉涛手机响

玉涛(不看号码,马上接通):老兄,不管你是谁,等会我给你回过去行不行(挂断电话)嘿嘿……

妻子:把电话拿过来!

玉涛:别啊,我不接了还不行?

妻子:拿过来!

玉涛:求求你了老婆,这两天我们所里线路低压改造工程正是关键的时候,万一有事怎么办?

妻子:拿过来吧你(抢过电话关机),我都血管高压了,还管你线路低压不低压,手机没收!

玉涛:老婆,你咋这么不通情达理啊!现在全国都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,作为一名党员,我得随时关注群众的呼声,快给我。

妻子:玉涛,你拍拍良心,我不通情达理!我跟你结婚8年了,你有几天正常下班,又有几个节假日休息好好陪我了,这就是你的情么?孩子上学你没时间接送,房子装修你不管,一说到改造啊、发明啊就像通了电一样,把我甩在一边,这就是你的理啊!今天,我就是想好好跟你过一个结婚纪念日啊,没过多要求你什么吧!你看看这些菜,都是你爱吃的,那是我下班后蹬着自行车跑遍菜市场给你买回来的,这电管站的职工家属就不是群众了?你咋不关注关注我的呼声啊!(抽泣)

雷声大作,夫妻无言,座机电话响,二人犹豫

妻子:你接吧,肯定是找你的。

玉涛:还是你接吧,有事让他们明天上班找我。

妻子(拿起话筒):喂,请问您是哪位?

画外音:我说闺女啊,玉涛这混蛋呢?刚才他怎么跟我说话?喊我老兄!还说不管我是谁!再打他索性关机了,不尊重老丈人也就罢了,好歹我也是教了他10年的师傅啊,怎么,他小子当所长了就跟我论平辈儿了,把他给我叫过来!

妻子(局促不安):爸,玉涛不是那个意思,刚才他着急没看屏幕显示,不知道是您来的电话啊。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,可是总有人打电话这事那事的,我一生气就把他的电话给抢过来关机了,您别怪他啊。

画外音:我说闺女啊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玉涛现在可是一所之长,带着一班子人马,辖区里好几万老百姓的安全用电可瞧着他们说话呢,指不定啥时候出现突发情况!玉涛既然选择了供电事业,就得担起这副重担,你跟着他,就不能拖后腿。你们以后日子长了,什么纪念不纪念的,冲着我这师傅加媒人的面子,他还敢跟你离婚不成?快把他叫过来接电话!

妻子:爸,您瞎说什么啊,给,玉涛,是咱爸。

玉涛:爸,都是我不对……

画外音(打断玉涛):你给我闭嘴,没工夫和你废话。刚才下雨关窗户,我看见楼后那趟街突然停电,一片漆黑,八成是街口的变压器出问题了。我已经给所里打电话了,现在小李子他们正往这边赶呢,可这天黑又下雨的,我不放心他们几个愣头青,还是你亲自跑一趟吧。

电话已挂断,忙音

玉涛(手拿话筒,无奈):老婆,这。

妻子(眼含泪花):去吧。

玉涛(握住妻子的手):谢谢(转身下台)

妻子:等等,拿着雨伞!(音乐)

妻子:看来这烛光晚餐又得我一个人吃了,不,还是两个人!(倒上两杯酒)玉涛,这第一杯酒我敬你,咱两结婚8年了,我知道你忙,我不想拖你后腿,就是有点委屈,想跟你唠叨唠叨,放心,以后不会了。(抽泣,一饮而尽,再次倒满)这第二杯酒,咱俩敬所有供电系统的职工和家属,祝他们工作顺利,家庭幸福。(一饮而尽,再次倒满)这第三杯酒,咱两敬天下的老百姓,祝愿大家永享光明(干杯)